杨树山

大学美术学教授,美术家协会理事。新浪微博:杨树山微博。

这一路上,头发给我带来多少烦心。这么说吧,只要碰到人,我必须低头走过,决不敢抬头看他们。听到最多的就是“哇”、“呦”、“嘿嘿”、“哈哈”,“你看你看”。
大爷的,我头发才到肩头,不算长啊!至于吗,你们没见过长头发男啊?你妈妈没告诉你懂礼貌吗?
较过分的有几起:① 在屯溪老街,迎面几个女生齐刷刷用眼睛向我“致敬”,一个直接就说:“真长”,然后就叽叽喳喳嘻嘻哈哈,我恼火得都想骂她们了。② 在黄山,几个学生样男女山路上休息,我走过去。还没出十米,那个盯着我看的男生就评论开了。只有十来米呀,山里安静啊,我听的如雷贯耳。他说:“你看这个人吧,一定程度上保准具有女人气质……” ③ 还是在黄山,去光明顶拍日落路上,两个滑竿师傅等活,一个大声和我说:“郭峰,你多像郭峰啊!”第二天早上去拍日出,又碰上他们,他又说:“郭峰,早上好!” ④ 在西递咖啡馆喝完咖啡出来,在门外穿雨衣,一群路过那里的写生的中学生,齐刷刷看过来,“哇塞!……哈哈哈,艺术家!”,我被当猴子看了,羞红了脸,夺路而逃。⑤ 在歙县徽州古城,两个女孩子后面超过我,回头看我,然后两人就开聊:“不是他,真像,肯定是他的铁粉!”
说这些,我真的没感觉好玩。你信吗?懂我的,一定信。

评论